儿童绘本走俏 出版社忙“扫货”

2018-06-08 08:33 北京日报 王广燕

央美毕业展绘本展区的参观者特别多,其中有不少出版社编辑前来“扫货”。

最近,一年一度的中央美术学院本科生毕业展开幕。在如潮的参观者中,除了众多艺术爱好者,还有大量出版社工作者的身影。在儿童绘本市场走热,国内优质原创儿童绘本紧俏的环境下,毕业生创作的绘本日趋成熟多元,不少学生还围绕作品创作丰富的文创衍生品,引发了出版社的强烈关注。

儿童绘本被参观者“抢读”

走进央美美术馆一层,许多带着孩子前来的参观者直奔绘本创作工作室2018毕业展区域,这里堪称整个毕业展最热闹的展区之一。许多家长同咿呀学语的孩子一起阅读毕业生的绘本作品,有时一本作品刚被合上,就又被新的读者“抢”过来阅读。

小小的展台上,除了备受欢迎的绘本创作,还摆放着五花八门的卡贴、胶带、印章等衍生品。这些由学生自主设计制作的文创衍生品旁大多有一个付款二维码,参观者可以扫码自助购买,而价位则多在五元到十元。

“想不到可以一边看展一边‘扫货’,学生们为作品配套设计的小周边很有个性。”胡先生观展后购买了一张卡贴,上面憨态可掬的小动物正骑着摩托车。这是城市设计学院毕业生吕莎莎为作品《放学了》创作的衍生品。

在吕莎莎看来,售卖一部分衍生品不在于赚钱,而在于尝试衍生品开发的可能性。“虽然难免也会有人不付钱带走,算下来平均每天会有100多块的收益吧,够我一天来回的车费了。”

成熟绘本被出版社“摘走”

在热闹的展台边,前来“扫货”的还有各大儿童绘本出版商,他们看中的是制作精良的儿童绘本原创作品。除了北京本地的出版社纷至沓来,一些外地出版社也加入了“扫货大战”。

作为国内最早开设绘本教学的高等院校,央美每年的毕业展现场都是出版社云集。而今年选择创作儿童绘本的学生,更是前所未有地占到了绘本创作工作室2018届毕业生的七成以上。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绘本创作工作室的指导教师冯烨了解到,学生在聊天群里时常讨论收到的邀约情况,很多学生已经通过毕业展接到不止一家出版社的约稿,大家都笑称出版社来“摘桃”。

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黄楚清就是在朋友圈里看到展览消息后,前来央美“摘桃”的人之一。她关注的是趣味性与互动性强的立体书绘本,同时也在现场与一位创作此类绘本的学生初步达成出版合作意向。“很多作品兼具平面设计的美感和思想性,质量非常不错。”

“我所了解到凡是做儿童绘本的出版社,基本都会到这里看一看。”作为“小活字图话书”系列丛书的编辑,卜凡每年都会来央美毕业展寻觅合适的学生作品。在今年的展览现场,卜凡与中央美术学院绘本创作工作室合作推出的《给孩子的诸子百家寓言》系列绘本也参与了展出。

“今年可以说是近几年来完成度最高的一次展览,不少作品已经达到可以完整出版的水准。”卜凡注意到有的学生不止画了一本绘本,而且成熟的衍生品也大量地出现。“往年的衍生品主要是明信片等简单形式,今年明显更加丰富。学生们很有将作品发展为IP的意识,这让我们在将其推向市场可以不仅仅局限于纸质书。”

毕业生成原创绘本主力军

根据亚马逊中国2018年1月至4月少儿图书销售数据,儿童绘本类及文学类书籍持续受到少儿及家长的欢迎。在榜单前三十名中,儿童绘本占据了一半的席位。

而与此同时,国外引进绘本的热销与国内优质原创绘本的稀缺,成为无法回避的现实。“大部分出版社的绘本都以引进为主,想要培养扶持国内的绘本作者并不容易。”卜凡说。在此情况下,央美绘本创作工作室每年的毕业作品都会成为翌年中国原创绘本出版的主力军。

冯烨认为,国内绘本的竞争力薄弱与创作者的理念有关。“绘本应更多表现生活的趣味,帮助孩子们感知世界,培养他们的情商和对自然界、社会的认识。国内儿童绘本市场中说教的内容比较多,而在这一点上,国外的许多绘本更有趣。”

央美城市设计学院绘本创作工作室的教学,也一直向学生传达“诚恳”的理念:“诚恳面对自己,用简单纯粹的方式和自己对话,唤醒内心那个被遗忘已久的孩子。”尽管老师们没有提出“为儿童而创作”的要求,但许多学生不约而同地在毕业作品中尝试了儿童题材绘本。

在这些毕业作品的带动下,出版社对国内原创绘本创作者越来越关注。“大约是在2014年以后,学绘本的毕业生能够以此身份生存立足了,而在此前这是非常难的。”卜凡说。

去年,由央美绘本创作工作室毕业生创作的绘本《恐龙快递》获得美国“柯克斯蓝星书评”,版权输出至美国、加拿大、墨西哥等国。业界期盼着,会有更多这样的“桃子”成熟,甚至能够走出国门。

责编:刘洋公益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