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濮存昕:每个时代都有精英,民族和历史需要这样的人

原标题:

专访濮存昕:每个时代都有精英,民族和历史需要这样的人

“让今天的观众了解林则徐”

本报记者  张妮  徐刘刘

“与此前的电影版和戏曲版《林则徐》相比,这部话剧力争有新意。戏剧就是故事,我们希望用形象的文学方式阐述这段历史。”12月14日至22日,原创话剧《林则徐》将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该剧从民族英雄林则徐的人生际遇回看1840年那段历史。剧中林则徐的扮演者、著名演员濮存昕日前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1世纪的我们如何认识虎门销烟那段历史和林则徐这个人?我们发现,林则徐对今天最大的意义是他因为禁烟失败而激发的思想和崛起的精神。”

林则徐是第一个把眼光投向世界的人

话剧《林则徐》由王筱頔执导,黄豆豆编舞,主要演员包括濮存昕、徐帆、郭达等。谈及话剧主题对当下的意义,濮存昕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第一幅浮雕表现的就是虎门销烟。可以说,中国当下的国运、中国人不服输的精神和信念,都来源于那段历史时期所凝聚起来的民族心智。“中国近200年来落后的原因,林则徐是第一个发现者。中国近代屈辱史中,林则徐是第一个把眼光投向世界的人,是第一个在呐喊的人。”

濮存昕认为,这部话剧中,林则徐有一段台词很能表现人物的精神品质:“在广州之前,我只知道中国。广州之后,我看到了这个世界,被我们忽视了100年的世界,让人目瞪口呆的世界。因为看到了世界,我回头看到了我们孱弱的国家,不堪重负的国家,我们辽阔的国土和四万万之众,可是政府拿不出半点力气来捍卫国家的尊严。”濮存昕说,如何把林则徐的内在精神在舞台上表现出来,让爱国不只是一个口号,是该剧在创作中最重要的考量。此外,该剧还将重点表现林则徐推动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巨著《海国图志》,它一度被日本人奉为“法典”。“这部话剧不仅是表现林则徐虎门销烟的壮举,更希望让今天的观众知道林则徐真正的历史价值,就是他为什么能去虎门做这件事。每一个时代都有精英,都有了不起的人,民族和历史需要这样的人。”

新时代的艺术,要让观众愿意买票

谈到爱国主义,在濮存昕看来,我们的信息符号不能是窄的。“爱其实是一种生活本能、生命本能。爱国也是一样,任何一个瞬间都是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最原本的认知和情感的确定,而艺术恰恰可以给予人这样一种自然的生命感受,因此通过艺术来表达爱国主义是很好的途径。”而在新的时代,艺术传播要有新理念,那就是要有观众。“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发达的时代,在市场条件下如何让艺术实现真正的繁荣?最重要的是,我们这行要值得观众买票。作为艺术家,我们要扪心自问,你比祖师爷怎么样?比前辈怎么样?作为一名中国艺术家,我们不能自己玩,还要和全世界一起玩。”

濮存昕感慨,这些年在与俄罗斯艺术家交流时,中国艺术家会提出很多问题,而俄罗斯艺术家不问我们任何问题。“中国话剧以及其他艺术的世界语言是什么?你得有自己民族最值钱的东西去和世界对话,必须要有自己民族的真实情感,要表达自己民族的精神、性格、品质。”濮存昕认为,中国艺术并不是没有高峰。明年年初,他即将和中阮演奏家冯满天合作“濮哥读美文·满天昕光”音乐朗诵会,希望用美好的声音传承中国文化。濮存昕说,“冯满天的中阮演奏把外国人都听傻了。我们要让世界看到中国文化的高峰,要不停地演出,形成重要的文化空间,让老百姓真的愿意买票来看。”

推广中国文化,中国戏剧人应多想办法

如何让中国艺术更好地与世界对话,是另一个重要课题。最近,由濮存昕、吉狄马加、廖昌永、阿来、李亭等艺术家、文学家支持并发起的首届西昌·大凉山国际戏剧节落下帷幕。该戏剧节不仅把国外知名先锋戏剧——如以色列默剧《石头》和法国冰偶剧《在任何地方》带到中国西南小城,还在当地知名的火把广场、建昌古城等地进行一系列街头巡演。濮存昕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戏剧节迈出重要的第一步,“我们最终目的就是越来越多的观众走进剧院,观众就是一切。”

“中国的戏剧人应多想办法,将中国丰富多样的文化推广出去。可以是话剧、诗歌,或是戏曲表演,任何形式都可以。”国际戏剧协会总干事托比亚斯·比昂科尼看了此次戏剧节演出后深受触动,尤其是当地彝族青年,“他们渴望自己的才华得到认可,努力用热情打动观众。”谈及对中国戏剧的了解,托比亚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很多外国人只知道京剧,“但京剧只是中国戏曲很小的一部分。以最本土的方式而不是西方的方式表现,才能找到中国戏剧出发点。”

在戏剧节期间的论坛上,日本著名戏剧人永井多惠子以《山月记·名人传》国际化合作为例,讲述日本戏剧人如何创作出拥有国际影响力的作品。她提到,中国是世界故事的宝库,很多日本戏剧作品都是在中国文学故事基础上创作而来。中国戏剧人拥有很多故事线索和来源,真正重要的是如何实现创作意图,“理解不同文化并不断地进行融合,才是创造世界和平的不二法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