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夏季音乐节,危机中觅转机

本报驻比利时、德国特派特约记者  牛瑞飞  青 木

对于欧洲音乐界来说,2020年是艰难的一年;瑞士琉森音乐节、德国瓦格纳音乐节等大型夏季音乐节全部取消。奥地利萨尔茨堡音乐节今年恰逢百年,也是今夏欧洲唯一保留的大型音乐节。“萨尔茨堡音乐节取得积极平衡!”德国《南德意志报》称,欧洲三大古典音乐节之一的萨尔茨堡音乐节上周日结束(如图)。110场演出共吸引来自39个国家的7.65万名观众,入场率高达96%,音乐节期间也未出现新冠感染案例。德国洪堡大学文化学者斯朵克尔认为,欧洲音乐节在新的模式下,危机中也可出现转机。

疫情中的百年寿诞

因疫情缘故,8月1日开幕的萨尔茨堡音乐节,原定包括音乐会、歌剧等多种形式在内的200场演出缩至110场,活动时间从44天缩为30天,演出场地从16个减至8个。当然,严格的防疫措施必不可少。今年特地去参加音乐节的维也纳乐迷莱娜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门票通过网络购买,而且实行实名制,方便追溯疫情。演出前,人人获得一本防疫手册,疫情联络专员监督现场,所有人员必须戴口罩,没有餐饮服务和中场休息……”主办方称,音乐节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出人员必须在演出开始前4天内进行核酸检测,演出场地内的通风设施和空调系统也升级至医用标准。

今年音乐节在内容方面有几大特色。首先女性艺术家成为主角,如著名指挥家乔安娜·玛尔维茨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共同演绎莫扎特经典作品《魔笛》《女人心》。此外,还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的作品《兹登尼克·阿达梅克》举行首演,以及贝多芬250周年诞辰相关主题活动。尽管音乐节规模缩小,但一个月的演出还是带来870万欧元收入,其中2/3归演出团体。尽管这一数字相比往年少了不少,但对于危机中的音乐产业来说可谓雪中送炭。音乐节艺术总监马库斯·欣特豪森感叹,“大型音乐节跨出重启第一步!”

其实早在两个月前,欧洲最早暴发疫情的意大利就开始举行拉文纳音乐节,40多场活动在城市各处举行。法国音乐节6月也在波尔多、马赛等地举办,重点突出街头音乐。目前,欧洲各国都开始重启音乐节,但大多对人数进行限制。各国政府也纷纷资助音乐节活动。德国政府8月宣布,对整个音乐领域资助约1.5亿欧元,其中对现场音乐会和音乐节举办方资助8000万欧元,音乐节举办方可以借此援助计划获得最高80万欧元。英国政府也拨款15.7亿英镑设立文化恢复基金。

一个城市,一个夏季音乐节

欧洲有1000个音乐节,最多的是摇滚和流行音乐类,古典音乐类约有480个。可以说,欧洲每个城市都有至少1个夏季音乐节,这也成为所在城市文化和经济活动的一部分。

于1970年创立的英国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是欧洲最著名的露天音乐节之一,这一世界最大绿地音乐节每年可吸引近20万名乐迷。“这里就像一个狂欢派对。”在伦敦留学的张同学告诉记者,2020年原本是该音乐节50岁生日,大家都期盼能看到“霉霉”泰勒·斯威夫特、保罗·麦卡特尼等明星表演。因疫情取消后,今年的门票可顺延至明年,也可选择退款。

拥有15年历史的比利时明日世界电子音乐节是世界最大电子音乐节之一,每年7月下旬在比利时小镇博姆举办,为期3天,数十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子音乐爱好者在此狂欢。今年由于疫情原因,明日世界电子音乐节首次开启线上模式,观众可以在官方直播平台上购票观看,周末门票价格为20欧元,日票价格为12.5欧元。直播节目提供沉浸式虚拟景观,包含28万个虚拟人物,还有60多位艺术家在“明日世界”的四个大型绿幕工作室录制表演。7月25日至26日的线上重头节目“全世界的明日世界”,吸引超过100万名观众。为了让观众们更有在现场感,主办方还请来每年在现场为观众制作美食的大厨,专门制作美食教学视频上传至官网。

要说欧洲最著名的摇滚音乐节,当属德国“Rock Am Ring”摇滚音乐节。该音乐节通常每年五六月在德国纽伯灵赛道举办,摇滚天团林肯公园、德国朋克摇滚乐队死裤子等著名摇滚巨星会与近9万粉丝一起度过。

德国莱比锡是著名的音乐之城。每年初夏,这座城市还会举办盛大的哥特音乐节,来自世界各地超过2万名乐迷身穿奇装异服游走于街头巷尾。哥特音乐节并没有固定的演出场地,十几个小会场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除了电子音乐、哥特、朋克,还有古典音乐等。

这样的音乐节还有不少。比如匈牙利布达佩斯的西盖蒂音乐节、克罗地亚兹尔席海滩的Hideout音乐节、保加利亚罗多彼山脉的山上草地音乐节等。莱比锡旅游局的克罗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音乐节对一个城市很重要。它既活跃了民众的文化生活,也是一种城市营销,吸引各地游客,“投入1欧元,往往会产出几欧元”。

新模式

在这股夏季音乐潮中,也出现多个起主导作用的演出行业巨头。全球最大的现场音乐公司“现场国度”就是其中一家。近年来,该公司在欧美各地收购众多音乐节,旗下每年有100多个音乐节,包括英国牛津荒野音乐节、德国赛道摇滚音乐节等。“这种公司化运营打破了欧洲传统的城市主导模式。”斯朵克尔分析称,它的优势是以市场为导向进行商业化操作,可以更好地迎合年轻人。其实现在许多欧洲音乐节也把部分业务外包给专业机构,比如宣传推广外包给公关公司,舞台、餐饮等都有单独承包商。这种商业化操作也导致许多音乐节模式上的雷同。对此,有音乐节主办方辩解称,音乐才是最主要部分。不过也有人认为,音乐不是唯一,正因如此,每个音乐节都应具有个性特色。

作为文化的一部分,音乐节象征人类在精神层面的需求,但面对新冠疫情这类危机时,就会变得非常脆弱。欧洲媒体认为,今年欧洲多个音乐节被迫取消或通过线上举办,但方式单一,很难达到往年音乐节的现场效果。一位欧洲文艺界人士表示,特殊时期文化活动被迫采取线上方式展现,但线上活动需要非常不同于线下的模式展示,要强调观众的线上体验感,才有可能取得成功。这也为欧洲音乐节的主办者们带来新启发——就算疫情在未来得到彻底控制,也可以采取现场和线上两种模式共同开发,吸引全世界更多观众参与其中。

现场音乐会将注重体验感,如激光、LED大屏幕、4K高清屏等,或者应用人工智能、5G等技术,还要提供各种美食。调查显示,99%的“00后”会在社交媒体推荐自己在音乐节发现的美食,社交媒体对音乐会的重要性也在不断提升。音乐节与虚拟技术的组合,也将成为未来数字音乐节的发展方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