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演奏家赵聪:追求创新是对自我的升华

点击进入环球网文化频道“她们·让美好发生”专题报道>>

【环球网文化报道 记者安绮  视频/黄小元工作室】被誉为“民乐之王”的琵琶有着“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风雅琴声。在琵琶演奏家赵聪的手中,这古老的乐器更如同拥有了“魔法”,融合交响乐、摇滚、电子等不同的音乐风格,让年轻人和“歪果仁”通过眼前这把“竖起来的吉他”,也能享受中国当代的新古典音乐。她曾弹奏一曲《春江花月夜》拉开G20峰会的大幕,随着一声声琴音、点亮一座座亭台,直至闪耀整个西湖,让世界惊叹东方之美。她的《聆听中国》成为Universal国际环球唱片公司史上首张发行并且至今仍是唯一的一张中国民族器乐独奏专辑。随着多年的赴外访问演出,她更用琴音丝弦架起了一座中外音乐文化交流与友谊的桥梁,让琵琶的天籁之声回响在无数顶级的音乐殿堂中,将中国民乐传播到了全球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身为华人世界女性演奏家中的佼佼者,是什么让她获得在乐坛的杰出成就、绽放独特的自我?今天,在中国爱乐乐团的排练现场,环球文化记者见到中央民族乐团副团长、琵琶演奏家赵聪,在她的琴声里寻找答案。正在彩排的是她原创的大型琵琶协奏曲《丝路飞天》,灵感源自敦煌莫高窟最具代表性的艺术标志“反弹琵琶”,却运用了当代的国际语汇去表达,在与气势恢宏的交响乐对话里,一把琵琶穿越古今,不问东西,指尖拨动心弦,引领听者的思绪乘着时光穿梭到大唐盛世漫舞飞天的意境。

“我的性格是喜欢创新。”赵聪笑谈自己创作的“秘笈”,在“愤青”时代她就尝试过站着演奏、水晶琵琶、混搭摇滚、Rap、各种变奏......采访现场,她还用琵琶演绎了一句“东北话”,让人惊艳于她的音乐里可以“唯美与幽默并存”,充满个性魅力。“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东方、西方,或男性、女性之分,关键看你有没有创造力。”跨越文化差异、超越性别能力的局限,让赵聪徜徉在艺术人生里自在无边。她也欣喜地表示:“互联网时代开启以后,大家越来越有创新意识,有各式各样的表达,有很多年轻人、甚至外国人都在尝试中国民乐和世界音乐的有趣碰撞,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因为民乐跟不同的文化进行碰撞,才更有鲜活的生命力,才能更好的传承下去。”

创新才有生命力,寻找民乐的世界表达

赵聪出生于音乐世家,在母亲肚子里时就已经开始听母亲演奏琵琶,年少学琴时似乎没有第二种选择,连她自己都感叹:“我可能就是为琵琶而生的。”父亲是东北人,母亲是上海人,这不仅赋予了她柔美古典的外形和骨子里的坚强与幽默感,从小就成长在南北文化的交融里,更让她天生无所谓世间的任何“不同”,自然而然地玩转“混搭”。

琵琶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非常传统的中国乐器,但演奏技术其实是一直不断地发展至今,“技术方面的发展和丰富程度完全不亚于西方乐器,这点我们非常有底气。”赵聪告诉环球文化记者,只是实际上古曲的数量是远远不够的。在她看来,继承传统固然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继承后的创新性转换,“有创造力的才能有生命力”。由此,她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古曲新编”音乐之旅,“当代中国音乐的世界表达应该是怎样的?这在今天也是需要深入研究的一个课题。”

最近,赵聪多年前在韩国演出的一段《新编十面埋伏》的现场视频,被助理重新发布到了国内的网络平台,收获了二百多万次的播放量,来自网友的喜爱令她很开心。《十面埋伏》是她自七八岁时就熟练弹奏于心的古曲,在与作曲家马久越合作新编后,是用电子音乐伴奏,配合强劲的鼓点,还用她独特设计的“水晶琵琶”弹奏出古风新意,令乐坛耳目一新。另外一首她深入长白山采风、灵感源自神秘美丽天池的原创作品《福吉天长》在日本首演时现场同样很轰动,融入了中国东北地域特色的曲风,霸气琴音震慑全场,更“High翻全场”,演出结束后现场听众们全体起立鼓掌,这令她更笃定自己的创作态度:“阳春白雪,毕竟是小众。要被更多的大众喜欢,还要符合大众Pop流行的语言表达。”

摒弃杂念,只与音乐面对面

“我认为,好的演奏者会去除所有杂念,把指挥、乐队和观众加上自己,共同带入到一个特殊的音乐世界里,在那里边全是美的享受。”赵聪向环球文化记者描述最理想的音乐境界。

身为职业演奏家,赵聪在写曲创作时更多是凭借天生的直觉,“闭上双眼,任由那个旋律和灵感来找到我,然后把它记录下来。”2014年受中央民族乐团委约创作《丝路飞天》,她去到敦煌采风,在莫高窟漆黑的洞窟里循着导游手电筒的一丝光束,感受到敦煌壁画里的飞天带给她的无比震撼与感动。“写这个作品时,我就是有一种画面感,一个一个的飞天鲜活起来。包括它那种时间的、穿梭的感觉,光速的感觉,用了很多现代的表达方式。”

这首作品在国际上也演出了非常多次,但对赵聪而言“最神奇的一次演出,还是在敦煌的九层塔前”。那是纪念敦煌1650年的特别演出,据说敦煌一年之中都不怎么下雨,而当天在她演奏起《丝路飞天》时,竟下起了毛毛细雨。全情投入音乐情绪中的赵聪,也不知不觉泪如雨下。此情此景,令当时在现场的樊锦诗老师都不禁感叹到“这是感动天女、天女散花了”。

代表着当今中国琵琶演奏的最高水平,赵聪多次在重要国事活动、海外访问活动中担纲演出,迄今已有40余位外国元首聆听过赵聪的琴声。谈及每一次演出时所面临的压力,赵聪表示“其实音乐本身不会有压力,但当全世界的目光聚集在这里,你的演出又代表着中国的传统文化,这的确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不过在最后走台的时候,当你把杂念都去除掉,回归本真,只剩下你和音乐面对面,这段经历也是对自己的升华。”

女性的智慧,要做得真正地让人称赞

“琵琶就是我的一个部分、身体的一个部位。你看,琵琶的形制也那么像女性优美的线条。”作为女性演奏家,今年赵聪也从女性独有的视角,以不同年代的女性审美为题材创作了一部全新的作品——《乐鸣东方》。从传统的打着油纸伞的江南绣女、30年代的大上海的风情万种演绎到如今身处经济活力大都会的白领丽人,她以不同的音乐和音效描摹时代变迁里的女性形象,用旋律展现她们不同的美。这部作品也将与指挥家陈燮阳合作,于2020年10月14日在上海作世界首演。

赵聪坦言在音乐行业里女性民乐演奏家是很沾光的,“因为整个中国传统审美就倾向于女性唯美的、内敛的一种气质。”但想在事业上追求更好的目标,绝不能只依赖优势,女同胞们更需要一些智慧。她提醒道:“有的时候,当女性到了一定水准时,大家不会觉得因为你是女性会照顾你,而是觉得‘她是女人,她能做好吗?’可能会质疑你,所以你可能要付出得更多,要做得真正地让人称赞。”

“我有一句座右铭:弹指之间,穿越古今,不问东西,自在无边。”对赵聪而言,无论艺术还是人生的“视界”,从不设限亦是一种人生的智慧。在她眼中,许多乐坛大师其实有着“雌雄同体”的思维方式,她补充道:“所有的乐器大师、一代宗师几乎全是男性,一方面是他们比较执着一直在坚守,另一方面你会发现他们基本上同时具备了男性的爆发力和女性的细腻。在艺术上,细腻和爆发力是两者要兼顾的。所以在演奏的时候,最好忘掉自己是男性或者是女性。”(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