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天文馆副馆长齐锐:立冬“藏”之始,仰观日月顺时生活

【环球网文化报道 记者 张嘉玉】11月7日,立冬节气到来。环球网文化频道邀请北京天文馆副馆长齐锐,从天文学视角赏立冬节气之美。古代天文学家仰观日月循环,探寻太阳影响而来一年四季的循环,月亮运行阴晴圆缺的变化,用二十四节气与朔望月制定出中国特有的农历历法。古人捕捉每五天的物候变化,洞悉一花一鸟的瞬变,注重人生活在天地之间,“相比古人,现代人的生活人和天地已经脱节,回到天地之间顺势而生,这才是中国古人的人生智慧。”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立冬是“藏”的开始

环球网文化频道:立冬节气的特点和意义是怎样的?

齐锐:古人在《逸周书·周月》这样记载,“凡四时成岁,有春夏秋冬,各有孟仲季,以名十有二月……”现代人口中的“一年四季”,在古代被人们称为“一岁四时”,每一时有三个月,又以孟、仲、季来排序,《说文解字》中有:“孟,长也。”“仲,中也。”“季,少称也。”

每一时的中点是“二分二至”,每一时都有一个开头的日子,也就是“四立”,这就形成了四时八节。古书中,古人用“分至启闭”来概括四时八节,“分”“至”即“二分二至”,那么“启”是立春立夏,主生长,“闭”是立秋立冬,主收藏。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立冬就是“藏”的开始。

环球网文化频道:立冬是“藏”的开始,那么如何有智慧地来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

齐锐:人要顺应天地的变化,顺势而为才会事半功倍,古人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春夏是主生发的,人要走出户外,付出体力和精力去散发生命的活力。而在秋冬的季节,随着室外环境变得肃杀,人也开始回到室内,更多地是要静思和反省,回顾过去一年的收获与经验,张弛有度,积蓄力量,准备第二年的启程。

天文学视角揭秘节气划分

郭守敬、汤若望与节气的故事

环球网文化频道:在二十四节气的天文观测中,有哪些标志性的历史事件?

齐锐:目前有据可查的、最早是在周代《逸周书》中完整记录了二十四个节气的名称,只是顺序有所不同,雨水和惊蛰、清明和谷雨的位置是颠倒的,《逸周书》中春季节气的顺序是立春、惊蛰、雨水、春分、谷雨、清明。据竺可桢先生等学者们的研究,这与中国古代雨季的变化有关。汉代时期《淮南子》关于二十四节气的记载,与今天我们使用的顺序完全一样,可见汉代的气温气候与现在就已经比较相近了。

元代时,郭守敬主持建造河南登封观星台,这也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古代天文台。一般使用的圭表,在《周礼》记载,表长八尺,也就是古代一个标准男子的身高。而郭守敬认为,要想提高年长的观测精度,必须把表做高,使投影变长。于是,郭守敬设计高表,提高了年长的精度,为365.2425天。

从汉代至清代,中国人划分二十四节气都是把一年的时间长度等分24份。清代顺治帝时期,由钦天监监正汤若望主持制定《时宪历》,将西方空间划分的方法引入中国历法,二十四节气不再等分时间,而是对黄道进行24份等分,一直延续至今。而钦天监也就是现今的北京古观象台,是明清两代皇家天文台,是现存的持续观测时间最长的天文台。

值得注意的是,清代以前我们一直是时间等分,所以我想提醒大家,清代以前的文人墨客笔下的诗词歌赋,实际上他们的节气和我们的节气日期并不是同一天,由于年长和划分方式的不同,我们不能把今天认为的某一个时间点直接套用到古代去。

环球网文化频道:古人通过天文观测确定一岁二十四个节气,那么起点又是如何确定的?

齐锐:这是一个实际观测中的技术问题。在用圭表观测日影时,日影最长、最短的冬至、夏至一定是最好把握的时间节点。但不同的是,接近冬至的时间里,日影变得很长,那么每天日影的变化也会更加明显。越接近夏至,日影越短,每日变化量其实很小,容易产生误差。所以选择冬至作为起点。

古代天文学家仰观日月循环

人在天地之间循四时而生活

环球网文化频道:二十四节气进入中国历法,在世界上有怎样的特殊性?

齐锐:二十四节气,是观测太阳在天空中运动的一种规律,归根结底是一种阳历,也是中国在世界上特有的阳历历法。

其实,在中国古书中,一直是“二十四气”,而不是“二十四节气”,12个节气和12个中气,被统称为“二十四气”,清朝以后才混淆了概念。中国天文学家研究的内容就是“气”和“朔”。气,指的是太阳运行的规律,也就是观测太阳而制定的阳历。朔,指的是月亮阴晴圆缺的变化,也就是历法中的阴历部分。中国的农历古人也称为气朔历。

朔望月代表我国农历历法的阴历部分,而二十四节气代表农历中的阳历部分。农历每个月是根据月亮盈亏变化确定的,初一为朔,十五为望,一个朔望月的周期长度是29.53天,乘以一年12个月,一共是355天左右。而太阳运动的一个回归年是365天,多出来的10天就需要置闰,闰哪月就取决于二十四气,在没有中气的朔望月置闰,使农历既符合月亮的盈亏变化,也符合太阳公转带来的四季更替的变化,成为阴阳合历。

环球网文化频道:二十四节气与西方的天文观念有哪些不同的特质,其中有着古人怎样的智慧?

齐锐:在西方的语言系统里有“二分二至”这四个标志点,比如春分就是“the Spring Equinox”,西方天文学也感悟到了四季的变化。而中国古代先民认为人在天地之间,讲究仰观天象、俯察地理,他们很善于感应,更为细腻,从一岁四时八节,丰富成二十四个节气,延伸出七十二候,细致地捕捉到了五天的物候变化,洞悉一花一鸟的瞬变,遵循天地之法则,顺应四时之变化。

相比古人,现代人的生活人和天地已经脱节,所以人会生出一种浑浑噩噩的麻木感,长期处在晨昏颠倒、损耗心神的生活方式之中。《黄帝内经》中,黄帝问,为什么上古人都可以“尽终其天年”,今时的人却“年半百而动作皆衰”?天年,即两个甲子,也就是120岁。而当时之人未到天年之半已经早夭,令黄帝困惑不已。岐伯回答,“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同样的道理在当下仍然不过时,不要起居无节、酗酒无度、常在紧张纠结的精神中逆天地之规律去生活,回到天地之间顺势而生,这才是中国古人的人生智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