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张嘉玉】3月31日,记者从国家文物局获悉,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正式揭晓,四川稻城皮洛遗址、河南南阳黄山遗址、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山东滕州岗上遗址、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祭祀区、湖北云梦郑家湖墓地、陕西西安江村大墓、甘肃武威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新疆尉犁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十个项目入选。

本届评选推介活动共收到32个参评考古项目,经过初评、终评等环节选出10个项目入选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据介绍,入选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项目,是我国早期人类起源、史前文化与中华文明发展、统一多民族国家历史进程的生动诠释,展现了绚丽多彩、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风采。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表示,国家文物局近期将印发实施《“十四五”考古工作专项规划》,聚焦重大历史问题攻关力争取得新突破,落实“先考古、后出让”制度保护传承历史文脉,大力发展科技考古促进现代科学技术在考古中的应用,加强机构队伍建设不断壮大专业力量,深化国际考古合作交流推动文明交流互鉴,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文中图片均为国家文物局供图)

四川稻城皮洛遗址

发掘单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皮洛遗址是一处时空位置特殊、规模宏大、地层保存完好、文化序列清楚、遗物遗迹丰富、技术特色鲜明、多种文化因素叠加的罕见的超大型旧石器时代旷野遗址,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21年4月底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对皮洛遗址进行主动性考古发掘,到11月初第一阶段野外发掘工作圆满结束。本次发掘在青藏高原东南麓揭露出七个连续的文化层,完整保留、系统展示了“简单石核石片组合-阿舍利技术体系-小石片石器和小型两面器”的旧石器时代文化发展过程。其二,皮洛遗址发现的手斧、薄刃斧等遗物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阿舍利技术遗存,也是目前东亚地区形态最典型、制作最精美、技术最成熟、组合最完备的阿舍利组合。此外,皮洛遗址地处青藏高原,连续的地层堆积和清楚的石器技术演变序列表明,拥有不同技术体系的人群都曾陆续进入高海拔地区并在皮洛遗址持续繁衍生息,留下了大范围分布的文化遗物,充分展现了早期人类征服高海拔极端环境的能力、方式和历史进程,也提供了该地区古环境变化与人类适应耦合关系的重要生态背景和年代学标尺。

河南南阳黄山遗址

发掘单位: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黄山遗址位于南阳市东北部卧龙区蒲山镇黄山村南、白河西岸,分布在一处五级台地组成的高17米小土山上及周围。2018年5月至2021年11月,进行了长年连续主动性考古发掘。确定遗址是一处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玉石器制作特征鲜明的中心性聚落遗址,在南阳盆地中遗址面积最大,遗迹规格最高,内涵丰富,反映了新石器时代晚期南北文化交流融合发展的基本特点,为探讨豫西南地区社会复杂化和文明化进程提供了关键材料。 

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

发掘单位: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四川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鸡叫城遗址位于湖南省常德市澧县涔南镇鸡叫城村,地处洞庭湖西北的澧阳平原,西南距城头山遗址13千米。考古工作取得以下重要收获:第一,明晰了鸡叫城聚落群的演变过程。第二,发现屈家岭文化大型木构建筑。第三,揭露出体量巨大的谷糠堆积。第四,发现石家河文化时期水稻田。鸡叫城聚落群最新的考古发现,为国际社会认识中国史前文化与社会复杂化进程及文明起源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珍贵样本。

山东滕州岗上遗址

发掘单位: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岗上遗址大型城址的发现,连同一批显示了社会剧烈分化、财富集中于大墓、突出器物箱的棺椁制度及一整套陶玉骨牙器为代表的礼器等,为实证海岱地区以至中华文明五千年提供了第一手材料。其次,两处墓地规模都不大,不同类墓葬分群现象格外清晰,这是墓地空间布局经过规划的结果,对研究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墓地性质、家族人群结构及社会组织形式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再之,大量明器化陶器批量化生产及高等级玉、石、骨、角器的出现,显示了岗上大汶口时期聚落手工业的专业化发展,加上以岗上城址为中心的区域聚落群的调查,有助于我们在社会生产和区域聚落形态上理解岗上的中心属性。总之,岗上遗址的发掘,对于个体聚落形态研究和区域聚落形态研究的结合,进而考察其背后的社会组织结构及变迁意义重大,为海岱地区古代社会文明化进程研究奠定了重要基石。

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祭祀区

发掘单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三星堆遗址从2020年3月启动发掘至今,共计发掘面积1202平方米,发现“祭祀坑”6座、灰坑78座、灰沟55条、柱洞341个、房址4座、墓葬2座,初步摸清了祭祀区的分布范围和内部布局。本次对于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的考古发掘,意义重大而深远,主要包括:第一,新发现的前所未见的遗迹和文物,进一步丰富了三星堆遗址的文化内涵;第二,进一步实证和阐释“古蜀文明是中华文明重要组成部分”的基本认识。第三,运用“课题预设、保护同步、多学科融合、多单位合作”的新理念,本次考古发掘以及其中创新使用的现代化多功能保护平台、恒温恒湿考古发掘舱、现场应急保护实验平台、多功能考古发掘操作系统、远程控制系统、不间断高清数字记录系统等,必将对中国考古学、田野考古和科技考古等的发展造成积极深远的影响。

湖北云梦郑家湖墓地

发掘单位: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云梦县博物馆郑家湖墓地位于湖北省云梦县城关镇,楚王城城址的东南郊,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西距睡虎地墓地约3000米。本次发掘,收获了一批中华文明瑰宝,包括遣策、铜鼎铭文和长文木觚,罕见的葬具木板画,以及精美的秦文化漆器。其中,战国晚期木觚全文约700字,为目前所见年代最早的“中华第一长文觚”。觚文不见于传世记载,为我们提供了一篇全新的策问类文献,丰富了战国后期政治史资料,是研究当时社会思想的珍贵文本。丰富了秦文化的历史内涵,清理了一批难得的秦文化饱水墓葬,极大地丰富了秦墓资料的完整性。活化了秦汉帝国大一统进程中重要节点的历史场景,为研究战国晚期至汉初中国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中华文明从多元一体到大一统的历史进程及其背后所反映的国家认同提供了典型个案。

陕西西安江村大墓

发掘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

江村大墓位于西安市东郊白鹿原上,北距世传为汉文帝霸陵的“凤凰嘴”约2000米。本次考古工作否定了“凤凰嘴”为汉文帝霸陵的传统认识,确定了霸陵的准确位置,解决了西汉十一陵的名位问题。包括汉文帝霸陵在内的西汉帝陵规模、形制、布局及内涵的基本掌握,为西汉帝陵制度形成、发展、演变的研究提供了详实的考古资料,为中国古代帝王陵墓制度的深入研究奠定了基础。霸陵的双重陵园、帝陵居中、象征官署机构的外藏坑围绕帝陵布局等,均为西汉帝陵中最早出现,表明了皇帝独尊、中央集权的西汉帝国政治理念的初步确立。南陵外藏坑发现的带有草原风格的金银器是先秦两汉时期农牧文化交流与融合的直接证据,见证了中华文明由“多元”到“一体”的历史发展趋势。

甘肃武威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

发掘单位: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武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天祝藏族自治县博物馆 

甘肃武威唐代吐谷浑王族墓葬群位于甘肃省武威市西南,地处祁连山北麓,主要分布于武威南山区冰沟河与大水河中下游北岸的山岗之上。2021年,项目组对新发现的天祝县祁连镇长岭-马场滩区3座墓葬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600平方米。3座墓葬均为带斜坡墓道的单室砖室墓,其中马场滩M1还附带一侧室,甚为独特。墓道内均殉有整马,1~3匹不等,墓室均遭盗掘,顶部坍塌,北侧设砖砌棺床,共出土各类文物290余件。从马场滩M2出土的开元二十七年(739年)《冯翊郡太夫人党氏墓志》可知,该处墓群为唐早中期吐谷浑蓬子氏家族墓地。此次发掘进一步丰富了墓群的文化内涵,廓清了墓群的基本布局。墓志中有关吐谷浑蓬子氏的记载,对研究吐谷浑史、唐代军事建制,特别是安史之乱前后唐蕃战争、延州阁门府及“安塞军”的来源等一系列问题具有重要价值。

新疆尉犁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

发掘单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位于新疆尉犁县东南90公里处的荒漠无人区。2019年至2021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主动性考古发掘。是国内首次对唐代烽燧遗址进行的主动性考古发掘,系统揭露遗址全貌,明确烽燧为唐代“沙堆烽”故址,为边塞军事建置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第一手实物资料。烽燧发现文书为国内遗址出土数量之最,大量珍贵文物活化了唐代戍边生活场景。考古成果对深化唐代镇防体系、边疆治理研究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和意义。

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

发掘单位: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故宫博物院

明中都是明太祖朱元璋在家乡凤阳兴建的都城。本次发掘主要发现与收获如下:揭示出涂山门为单门道券洞式城门,城台底部南北宽约39.5米,东西进深约23米,为内夯土外包砖结构,夯土芯采用一层砖瓦一层土的“夹瓦扎”夯法。经过2015年至2021年的累积发掘,通过揭露夯土台基及其内部磉墩,厘清了宫城内前朝区宫殿基址及部分附属建筑的布局,为进一步探讨建筑的开间尺度、营建次序、建造工艺等奠定了基础。发掘显示宫殿坐落在前高后低的夯土台基之上。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