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观察 | 博物馆纷纷试水数字文创 数字藏品价值几何?

【环球网文化报道 记者 张嘉玉】一件博物馆里的藏品、一处名胜古迹的风景,甚至是一张火爆的演出票,如今都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生成一串全球唯一的专属编码,成为人们网络账号里收藏的“数字文创”。

目前,数字文创往往采用限量发售的形式,经常一经推出,短时间内便全部售罄,热度丝毫不逊色于传统线下生产的文创产品,吸引着各大博物馆、文旅景区、影视文娱纷纷试水,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

你抢到了吗?博物馆数字文创屡售罄

造型“萌萌哒”的妇好鸮尊,是河南博物院的明星文物,也是河南博物院在去年12月推出的首个3D版数字文创,在支付宝的鲸探小程序限量发行1万份,瞬间就网友被秒空。稍早前的同年10月,湖北省博物馆数字文创“越王勾践剑”正式对外发布,限量10000份,上线后引来60万人在线抢购,短短3秒即告售罄。

据了解,购买到这些限量数字文创的消费者,还可以在网络账户里查看自己的专属收藏编号和数字文创,进行翻转、放大等操作,从各个角度查看文物。不同的数字文创清晰程度与展示形式也有所差别,根据目前已发售的产品,数字文创已经不限于图片、短视频、音频、纪念卡、皮肤、头像等多种形式。

公开信息显示,金沙遗址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河北省博物馆、成都博物馆、南京博物院、甘肃省博物馆、山西博物院等国内多家博物馆已经推出了数字文创,各大博物馆往往选择馆内知名度高的重点文物进行开发设计,一经上线便受到大众热捧,几乎都在短时间快速售罄。

同时,河南博物院文创部主任宋华也强调,“我们非常注重文物信息的安全保护工作,文物的数字信息和数据是绝对不能够对外泄露和发售的。”在今年4月,国家文物局有关司室在北京组织召开数字藏品有关情况座谈会,与会专家认为,鼓励社会力量通过正规授权方式利用文物资源进行合理的创新创作,以信息技术激发文物价值阐释传播,文博单位不应直接将文物原始数据作为限量商品发售。

宋华告诉记者,河南博物院始终坚持数字文创是文创类的数字藏品衍生品,是文创产品的属性,通过二次创作让博物馆里的文物故事传播的更远更广。“数字文创不仅可以产生艺术价值,当它一旦上线,就具备了社交的属性,增强了传统文化的传播度,让年轻人拥有对传统文化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是谁在买?文化IP吸引年轻人消费

除了博物馆,数字文创对于文化IP的开发与创新,也在吸引着年轻人参与这场文化消费的新潮流。央视春晚的舞台上,《只此青绿》舞出了一幅美轮美奂的青绿画卷,让传统文化再出圈。3月3日,《只此青绿》推出演出行业首款数字藏品纪念票,“只此青绿出数字藏品了”相关话题也在社交网络引发热议。在社交网络上,不少网友留言,“民族文化自信满满!”“展现了科技对传统文化的传承!”

4月6日,上海话剧中心的首个数字藏品话剧《红楼梦》的纪念票,将贾宝玉、林黛玉等剧中人设计成了六款数字藏品,售价19.9元,每款限量8000份,为剧迷观众提供了一个收藏“红楼人物”的数字通道。

发行了《只此青绿》《红楼梦》数字藏品纪念票的灵境文化,看准文化IP的内容领域,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灵境文化积极探索以数字藏品形式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之路,作为一个新兴市场,数字藏品行业的健康生态需要各个参与方的积极共建,提升数字藏品产品质量和文化内涵,真正实现以数字技术弘扬民族文化,促进中国文化行业的繁荣发展。”

影视剧《尚食》、综艺《明星大侦探》、游戏《仙剑奇侠传》也都对自身的IP进行开发推出数字藏品,受到了年轻人的欢迎。据贝壳财经对数十个数字藏品QQ群的信息统计,其中有64%的人是90-00后,19%的人是80后。而图片、短视频、音频、纪念卡、皮肤、头像等数字形式也更为年轻人所接受。

目前已经有100余IP在鲸探发行,内容领域涵盖了文博、文旅、艺术、潮玩、体育、科技等,有图片、3D模型、音乐、视频等形式。大家喜欢选择什么样的数字藏品进行收藏?蚂蚁集团旗下数字藏品平台鲸探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收藏价值取决于用户喜欢什么文化、设计或品牌,就像集邮,都是时代和个人喜好的印记。”

网友们将购买到的数字藏品截图和编码分享到社交网站,当他们在分享自己的购买心得时,普遍对数字藏品的IP价值和发行平台更为看重。IP价值,在一定意义上影响着数字藏品的收藏价值,而头部的官方平台则能够更有力地保障消费者的各项权益。

价值几何?理性看待数字藏品的价值

2021年,被称为数字藏品“元年”。3月12日,英国佳士得拍卖行以6940万美金的价格拍卖了NFT作品《Five Thousand Days》,让更多的人看到了NFT的广阔“钱”景。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中文翻译为非同质化代币。据《柯林斯词典》解释,这个词指的是“在区块链中注册的唯一数字证书,用于记录艺术品或收藏品等资产的所有权。”

行业报告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与国外发展方式不同,国内弱化交易投资属性,强化了收藏属性,走上了一条自主发展的道路。在交易方式上,国内数字藏品采用统一市场售价,定时限量发布,绝大多数平台不支持二次交易,降低了数字藏品的炒作风险。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中国目前正式上线的数字藏品平台超过50个,目前主流发行平台包括蚂蚁集团鲸探、腾讯幻核、京东灵稀等。

《2022数字藏品研究报告—NFT:中西方价值捕获的分化之路》分析,国外NFT以公链发行为主,而国内数字藏品发行平台以联盟链为主,主要原因在于防止数字藏品金融化,避免藏品二级交易市场的恶意炒作。联盟链是由多个组织或机构共同合作维护的区块链。蚂蚁链为支付宝、阿里平台数字藏品提供技术支持,腾讯至信链为幻核提供技术支持,京东智臻链为灵稀提供技术支持。

“通过区块链技术,数字藏品在保护文创作品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了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鲸探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同时,为了营造公平公正的购买环境,鲸探也同时在持续打击利用脚本、点击器等软硬件抢购数字藏品的行为。平台通过技术24小时全天候实时检测、离线回溯追封,从而建立一个良好的平台秩序。“数字藏品是一种全新的文创形态,本质上扎根于文化内容行业,从文博、景区、艺术、非遗技艺中发掘、传播优秀文化宝藏,让更多人跨越时间空间的限制看到中国之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