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琅琊山

很多人知道琅琊山,都缘于欧阳修的散文名篇《醉翁亭记》。琅琊山离我常住之地不远,一路向西,过南京就是。别看这百十公里的距离,从苏到皖,出省了。停好车,往琅琊山风景区走。入口处,一座长长的碑霸气地映入眼帘,上刻《醉翁亭记》全文,篆刻疏朗大气、笔法飘逸灵动。耳边响起《醉翁亭记》诵文:“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欧阳修,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号醉翁。琅琊山上,翼然临于泉上的亭子是山之僧智仙所作,名之者就是欧阳修。醉翁亭和北京陶然亭、湖南爱晚亭、浙江湖心亭并称中国“四大名亭”,醉翁亭名列首位。置身山林入口,浓浓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景区内道路宽阔,非南方曲径通幽、小桥流水的精致,有北方的粗放豪爽。两边山坡巨石、怪石多而奇。山上树多,枝高叶蓬,灌木植被丰富。空气荡心涤肺、清爽宜人,让人情不自禁深深吸气,长长吐气。在琅琊山,呼吸是自由的,酣畅的,幸福的。花草树木漫山遍野,经霜五彩斑斓,秋之绚丽多彩,让人忘记尘俗杂事,只想将一颗心投入山林,学醉翁吟诗赋文。

路边多高大银杏树,树叶金黄明亮,山坡、沟渠,落叶遍布。有练字的老人,以拖把为笔,以景区大道为纸,练字健身养性。“地书”成为琅琊山风景区一景。

琅琊山因东晋司马睿任琅琊王时曾寓居于此得名,拥有名山、名寺、名亭、名泉、名文、名士,是皖东极富文化底蕴的胜境。我们先醉翁亭后深秀湖再纪念馆,且行且探寻。

山上树木赤橙黄绿都有,浓荫之中,潺潺泉水泻出,水入方池,又汇入山溪,“让泉”二字碑刻拙朴凝重。听说让泉水温终年保持十七八摄氏度,颇为奇特。泉水清澈可饮,捧一口喝,有淡淡甜味。从字面上揣度,让泉应是礼让之泉,查阅出处,果有两峰让出之意。有泉,喜酒,风雅率性如欧阳修者,自然可以玩“曲水流觞”的游戏。“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此“年高”,也只40来岁,正值壮年。欧阳修知滁,前后约两年零四个月,给滁州留下了许多遗迹和不朽诗文,成为当地宝贵的文化资源。在欧阳修笔下,滁州无时无刻不美。“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

滁州在长江和淮河之间,山高水清,民风淳厚,欧阳修在滁州,对于政事实行“宽简”政策,不苛求,不琐碎,不唯政绩,办事遵循人情事理,不博取声誉,只要把事情办好就行。大抵也只有这样天性率真、不拘小节的太守,才会与滁人同游,呼啸山林,兴尽而返吧。他把各种生存境遇当成人生馈赠、生命体验,即便是游山玩水,即便是地方小吏,也时时处处全身心投入,用现在时髦的话说,有强烈的在场感,欧阳修一直活在属于他自己的当下。

滁州之后,欧阳修改守扬州。扬州因此拥有了平山堂。哪里得欧阳修,哪里得福。

醉翁亭以前仅一座小小的凉亭,现在扩充至醉翁亭、宝宋斋、冯公祠、古梅亭等九院七亭,人称“醉翁九景”,都有文忠公欧阳修的痕迹。

欧阳修离去已近千年。翁去千载,醉乡犹在;由亭到堂,身影不孤。这就是文字的力量。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