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童文学火热背后的隐忧

钱万成

中国的少儿类图书是近几年全国图书零售市场中增速最快的品类之一,每年出版数量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有数据显示,自2010年起少儿类图书的码洋增速一直保持在13%以上,年均复合增速达20.7%。最近闭幕的第七届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上,发布了《2019年1-9月少儿图书零售市场分析》,该分析报告称,中国少儿图书零售市场规模今年同比增长17.2%。

业内称,中国的少儿类图书出版进入了“黄金时代”。而作为少儿图书的重要门类,中国原创儿童文学创作同样呈现出火热趋势。“火热”当然值得嘉许。这表明我们的社会越来越重视儿童,表明儿童的精神食粮越来越丰裕富足,表明儿童文学作家队伍不断壮大,人才辈出。但我们也不能忽视“繁荣”背后的隐忧。一是一些作家粗制滥造,急功近利。他们无中生有,把所谓的虚幻传奇转化成热卖商品,误导孩子的审美。二是作品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文学作品的基本功能是记录时代、引领风尚、启迪审美、参与生活。可有很多儿童文学作品既缺少时代性、创造性、思想性,更缺少艺术性、趣味性。幻想类作品热衷魔怪,写实类作品不离畸恋。背离审美,背离生活,有的甚至背离道德。三是商家(出版发行机构)无序竞争,过度炒作。致使儿童和家长无所适从乃至上当受骗。

国产儿童影视作品和成人作品比较,不仅数量少,质量也不高。其实,近些年来中国的故事类儿童文学优秀作品不少,曹文轩、秦文君、常新港、黑鹤、胡冬林的小说,杨红樱、周锐的童话以及沈石溪的动物故事,都是很好的影视作品题材。只是很多编剧和导演已被商业市场异化,更多盯着言情和杀戮题材,还没有关注到这个纯洁神圣的领域。这是“少”的重要原因。如果国家能加大扶持力度,鼓励影视公司改编拍摄本土儿童文学作家原创作品,这一现状将实现很大改观。

至于儿童诗歌创作领域的现状,大家去翻翻儿童文学刊物和出版的图书就知道了。我只能说还有一批有良知的老诗人在坚守,一批有实力的诗人在探索,一批后起之秀在努力。和小说、童话相比,儿童诗歌更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中国有3000年诗教传统,但现实对儿童诗的冷漠令人堪忧。

有些儿童诗歌作品之所以不能打动孩子,一定是作者在写作时没能打动自己。好的儿童诗歌诗中必须见到儿童“自我”,诗中无“我”便会无情,更无法表现出个性。正如美国诗人艾略特所说:“如果作者永远不对自己说话,其结果就不成其为诗了,尽管也许会成为一套辞藻华丽的言语。”诗人在创作时首先必须以孩子的方式感动自己,才能让作品感动别人。

童心是儿童窥视世界的望远镜,童心也是成人进入儿童世界的通行证。为儿童写作首先必须了解儿童,成人作家如果不保有一颗童心就无法跨入儿童世界那道门。儿童在人类世界是独立的群体,为儿童写作必须尊重儿童的个性,用儿童的心理感知他们的喜怒哀乐,用他们的方式表达审美目标。孩子们从不把那些说教当作艺术,也不接受那些披着华美外衣的思想,他们只喜欢那些富有情趣、能折射出童心灵光的作品。

人类的延续不仅是生命细胞的裂变,更是精神和经验的传承。人类不仅需要粮食和水,还需要文化和文学的滋养。没有文学的陪伴,会让孩子们的生命枯燥无味,甚至无法健康成长。所以,为儿童写作就是为未来写作,为人类生生不息的精神传递火种。我们的时代需要良心作家,呼唤良心写作,期待更多出版社多为孩子们多出一些阳光温暖的好书。▲(作者为儿童文学作家、诗人、吉林省作协儿童文学工作委员会主任,本文由本报记者张妮采访整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